来自 财经 2020-05-23 06:18 的文章

A股拟上市银行业绩成色大起底五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亏损

  在沪深两市上市银行业绩回暖兆头愈加明显的形势下,A股门外候场的拟上市银行又交出一份怎样的2019年成绩单?据证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共有17家银行排队候场。整体来看,多家银行在2019年盈利能力表现不错,不良率普遍下降。不过,受经营风格不同的影响,各家银行表现各异。而疫情影响下,如何保持业绩平稳增长和资产质量稳定成为各排队银行的新难题。

  药都农商行净利负增长

  A股排队银行的经营业绩备受关注。据证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5月8日,湖州银行、上海农商行2家银行处于已反馈阶段,重庆银行、厦门银行、齐鲁银行、厦门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等多家银行进入“预先披露更新”名单,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排队银行均是区域性中小银行,农商行占绝大多数,达到11家。

  除了江苏大丰农商行(以下简称“大丰农商行”)在大丰日报披露2019年年报外,其他银行都在官网或者中国货币网上公布了2019年业绩数据。由于大丰农商行、湖州银行和广东南海农商行(以下简称“南海农商行”)2019年年报中只公布了净利润数据,因此将3家银行的净利润数据与其他银行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进行粗略对比。

  从净利润规模来看,上海农商行以88.46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规模拔得头筹。广州农商行紧随其后,去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2亿元。重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和南海农商行排名三、四、五位,净利润规模分别为42.07亿元、37.58亿元和32.28亿元。湖州银行、江苏海安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以下简称“药都农商行”)、大丰农商行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5家银行的净利润均在10亿元以下,大丰农商行净利润垫底,仅有5.09亿元。

  差异明显的还包括各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在排队银行中,有11家银行净利润保持两位数增长,湖州银行的净利润增速最高,达到54.9%;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也处于较高水平,净利润同比增长36.11%;药都农商行则由正增长转入负增长,去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4.1%,2018年这一增速还超过20%。

  对于净利润同比下降,药都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包括多方面原因:该行主动下调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政策的落实,该行贷款利率进一步走低,息差变窄,降低了利息收入;在降杠杆、金融政策及经济新常态等多种因素的叠加下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爆发,该行投资出现亏损;新金融会计准则的出台,该行对损失减值模型按照新准则要求进行了调整,同时出于审慎经营考虑,加大了对金融资产和信贷资产的减值计提。

  五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亏损

  从收入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仍是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多家排队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超过八成。在监管引导企业贷款利率下行和息差普遍收窄的情况下,银行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提升中间业务收入上。不过,在资管新规下,理财业务收入下降以及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下,多家拟上市银行相关业务出现负增长甚至亏损。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湖州银行、厦门农商行、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和药都农商行5家银行去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规模出现亏损,个别银行更是连年亏损。例如,湖州银行去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1.52亿元,相较2018年9998万元的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厦门农商行也存在类似情况,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超过1亿元。药都农商行则是由盈转亏,去年这一收入亏损909.98万元。

  相较于亏损,A股排队候审银行中,中间业务收入规模缩水的情形更为常见。例如,重庆银行2019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58亿元,同比下降6.3%,主要是由于财务顾问和咨询服务手续费、托管业务手续费出现下降所致。受电子银行业务下降幅度较大影响,上海农商行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减少14.77%。

  对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的原因,药都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归因于三点,其一是该行主动减免银行卡、结算业务、短信提醒等46项业务相关手续费;其二是按照资管新规要求,该行主动压降传统理财业务规模,中间业务收入缩减;其三是随着新款结算产品的推出,结算手续费支出呈上升趋势。

  北京商报记者也尝试采访上述多家银行,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指出,部分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亏损可能与业务调整、代客理财业务出现不良、老产品仍然处于刚性兑付等因素有关。未来银行要逐步转型,加大中间业务产品创新,稳步提升中间业务收入。

  严防不良率“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