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19-09-22 04:19 的文章

为了包裹的奇幻漂流 智能供应链还需攻克这些难题

  

  视觉中国

  人们或许预料不到,自己的包裹完成了一段奇幻漂流,它们在物流仓里自发排队,让机器手臂快速分拣,再通过无人车送达到消费者手中;人们多半也无法想象,餐厅里的美食是AI“炼”成的,新鲜的食材被机器大厨烹煮煎炒,出锅后由机器人送到餐桌上;此外,还有自动驾驶、人脸识别、AR试妆试衣……

  这些酷炫的场景背后,是“智能供应链”的现实投影。

  日前,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10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正式启动。

  科学技术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李萌表示,希望这10家开放创新平台,以人工智能重大需求为牵引,促进行业开放共享,助力中小微企业成长,成为我国人工智能技术创新和产业生态发展的引领力量。

  在国家人工智能战略规划中,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推进办公室明确依托京东建设国家新一代智能供应链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科技支撑供应链走向体系化

  “供应链管理与以往的管理不同,它强调的是企业间的协同与合作,侧重于商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整合,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确立竞争力,实现共同盈利,也就是‘共营、共盈和共赢’,而这正是我国企业和产业需要实现的目标,只有这种新型的生产和组织方式确立起来,才能在带动行业各环节发展的基础上,形成全球竞争力。”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宋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宋华举例,我国的粤港澳大湾区信息通讯产业形成了万亿级的产业集群,然而以往却没有形成有效的产业协同,相互之间没能形成合力,市场规模大,企业小、分散,深陷价格战,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竞争力,但是最近这些年,通过供应链的形成与发展,已初步形成了全球竞争力,以手机为例,全球80%多的产业基础集中在粤港澳大湾区。

  “供应链的持续发展,需要科技来支撑或赋能,形成智慧供应链,即通过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兴信息通讯技术手段,基于产业各利益相关方或者产业集群的有机组织和结合,使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知识流、人才流形成网络状、多方互动并创造价值的过程。”宋华表示,智慧供应链或网络链跨越了单一纵向的供应链,呈现了多相关行业或者同水平层级多主体协同,并且根据服务的要求,由不同行业、企业或者不同地理位置的组织来承担相应的价值创造和传递,并且最终形成体系化的价值。

  供应链水平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从全球看,我国供应链水平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

  “西方发达国家对供应链都比较关注,而我国则有较大差距,这从两个数据可以看出,在2018年全球物流绩效指数排名中,中国位居26位;在Gartner公布2018年全球供应链25强公司排名中没有一家中国企业。”宋华说。

  例如,在生鲜To B领域,美国的餐饮供应链体系完整、专业化程度较高,呈现了显著的龙头集中趋势。美国餐饮供应链行业市场规模达到2890亿美元,7年复合增长率约为4%,行业集中度较高。专家分析,美国生鲜B2B的成功,主要得益于宏观环境的标准化,其中包括上游农业的机械自动化和下游餐饮企业的规模化。

  庞大市场推动智能场景快速落地

  目前我国供应链发展面临不少困难,存在机制不健全,运作标准化缺失等问题。

  “随着全球利益分配体系进一步变化,对高质量价值链的挑战更为现实。在传统贸易结构下,供应链体系以货物贸易为主,谁的需求量大,谁的供应量大,谁就是主导。这也是传统价值链里中国影响力逐渐突起的原因。”商务部供应链专家委成员荆林波认为,但是在复杂的供应链体系里面,中国供应链还远远没达到应有的高度。

  中国经济向高质量转变,供应链体系如何体现出高质量?

  “政府的作用我认为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建立健全制度环境;二是结合地方产业特点,引导企业形成良性的经营体系,形成协同和合作。”宋华说,在推动供应链发展方面,我国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2017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2018年4月,在商务部等8部门发布的《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通知》中,也提出了大力发展供应链,提升产业竞争力,之后我国各级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

  奋起直追,曾经科幻电影中才存在的画面,正在飞速走进现实,重构我国国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