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5-23 04:28 的文章

直播经济:风中有朵带货的云

  经济学茶座

  经济,其实很简单,就是挣钱、花钱两件事儿。居民要挣钱,要花钱,为了美好生活;企业要挣钱,要花钱,为了利润最大化;政府也要挣钱,也要花钱,为了公共服务。

  挣钱,花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无论挣钱,还是花钱,都是交易。交易的困难在于:需求者(想花钱的人),供给者(想挣钱的人),能不能尽快相遇?若能,供需双方你情我愿、心满意足地完成了交易;若不能,供需双方就要寻寻觅觅、苦苦追寻,如同寻找那个期待已久的梦中情人,备受煎熬。

  搜寻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没钱挣是痛苦的,有钱买不到合意的东西也是痛苦的。所以,解除挣钱、花钱的痛苦,就要使供求双方尽快相遇,越快越好。要和时间赛跑,要跨越空间的阻隔。

  为了挣钱、花钱的事儿,天下苦“时空距离”久矣!人类经过千万次的追寻,经过了马蹄奋疾、火车呼啸、轮船击浪、飞机划空之后,迎来了一个新时代。Always on,永远在线,万物互联,一个云相连的新时代。

  亿物上云,亿舸争流。突然之间,人们进入了一个梦寐以求的接近完全竞争的云时代。挣钱、花钱,突然变成了云端的“嬉戏”。但亿舸争流,如何留名?

  争流的关键在于争心。要沁人心脾,要有体验、有观感、有鲜活感,要眼见为实。总之,要让人心动。心动了,就行动了,手指一点,交易就完成了!于是,直播,就这样迈上了云端。买它,买它,买它!多有现场感,多有体验感!一场云端真人秀,秀出了挣钱、花钱的行随心动!

  仰望天空,和风吹拂,风中有朵带货的云,云的心里全是货,飘呀飘,飘过千万里。于是,明星上了云端,企业家上了云端,村民上了云端,“村长”上了云端,乡长、县长、市长、省长上了云端。近日,在陕西,“小木耳,大产业”,领导人成了全世界最大牌的直播官。

  这样,直播经济就迈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心,绚烂多彩,而且可以每时每刻绽放新精彩,甚至可以每天24小时都在线!

  最为神奇的是,云端的货,那是无所不包的,可以是无穷无尽的。任何小众的、个性化的产品,任何角落的、不起眼的产品,一旦上云,就可以摇摆起了“长尾”。

  克里斯·安德森的《长尾理论》说的有道理,市场正在变成无数的利基市场。利基,Niche,英文的原意是“壁龛”,寓意为“拾遗补缺”或“见缝插针”,意味着商机。云时代,未来不仅仅在于传统需求曲线上那个代表“畅销商品”的头部,更在于那条代表“冷门商品”的经常被人遗忘的长尾。

  长尾,就是产品多样性,小批量、多品种。那条无限的长尾蕴藏着巨大的利润空间。云时代,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随风飘摇的野百合,也会有春天。

  这样,挣钱、花钱的事儿,就不是拼爹的事儿,也不仅仅是拼资本的事儿,而是拼才华、拼创意的事儿了。

  正如《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言,当世界变得平坦了,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问题的关键在于:是你推动了创新,还是别人?由于可能发生的事情必定发生,所以今天最重要的竞争发生在我们和我们的想象力之间。当个人可以上传他们的思想、产品和服务后,想象力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是云时代直播经济的内核,只有才华才能永驻云端,流量只是其外在表现。直播经济,虽然喜欢流星,但更喜欢才华横溢的恒星。

  世界在你眼前,直播在你身边。可以想象,即将到来的5G、6G时代,一切将被数字化,一切将被云化。这朵带货的云,可能越飘越远。千万里,我追寻着你,这朵神奇的带货的云!

  今天,你上云端了吗?明天,你将带着什么登上云端?这是一个问题,更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机遇。你把握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