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20-05-23 05:31 的文章

有声阅读市场未来可期谋求合作共赢发展蓝图

2019年6月举行的企鹅兰登书籍封面设计展·北京站现场,有趣的封面设计与有声内容相结合,吸引众多市民参与其中。本报见习记者 杨志成 摄

内容丰富,不受时间、地点、空间限制,随时随地,想听就听……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增长,我国有声阅读市场方兴未艾,有声阅读运营模式更是丰富多彩。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我国成年国民和未成年人有声阅读继续较快增长,成为国民阅读新的增长点,移动有声APP平台已经成为听书的主流选择。

前不久,在第十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网聚系列活动战“疫”沙龙上,北京师范大学音像出版社总编辑赵晓媛、凯叔讲故事高级运营总监邹烨、北京京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王文峰、360南瓜屋故事高级总监覃艳等在线上与大家一起探讨有声内容企业如何利用各自优势,打造多元化的有声内容产品。

努力打造产品核心竞争力

有声读物因其内容丰富多元、应用方便快捷、载体多样化,深受广大听众尤其是儿童的喜爱。

“凯叔讲故事”是中国知名的儿童内容教育品牌,主播王凯是原央视知名主持人,也是“凯叔讲故事”创始人。自上线至今已近6年的时间,“凯叔讲故事”累计播出了2万多个故事和内容,总用户数超过3700万。从最早的微信公众号,到喜马拉雅FM、荔枝FM等主流音频网站,再到爱奇艺、优酷、乐视等视频平台,都可以听到“凯叔讲故事”。

“凯叔讲故事”的出发点是以孩子天真的视角去看待世界。在邹烨看来,做内容最核心的优势就是要不断和用户建立一个认知交互,“这样更加容易形成一个品牌。品牌形成之后,就能够为这个用户群提供更加纵深的服务”。邹烨说,凯叔是他们公司成立之初的一个大IP。“这是一个优势,帮助我们迅速地依靠凯叔这个IP发展起来。”

邹烨坦言,随着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大,用户越来越多,无论是从生产能力上,还是从对产品品质的把控上,都不可能依靠凯叔的个人能力来推动“凯叔讲故事”更大发展。“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机制,在规模化生产、提高内容质量的同时,要创造更多的虚拟IP,而不是依靠凯叔这个真人IP。”邹烨说,从2017年开始,他们开始搭建比较完整的内容创作机制,一个是工作室模式,一个是品控会机制。邹烨表示,这种机制就使得每一个好项目都会进行“天使轮”检验。“有点像创业公司寻找投融资一样,从A轮B轮C轮,直到项目具有可行性,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融资。”

邹烨记得,凯叔“三国演义”从A轮到上线用了8个月的时间,负责内容的人员从8人淘汰到4人,最后形成稳定的内容原创创作团队,实现了凯叔“三国演义”的批量化上线。“公司旗下产品‘口袋神探’在‘天使轮’进入A轮过程中,用了一年半时间。”

“当一个IP具有真正的生命力之后,它才能够实现成长和穿越。”邹烨介绍说,现在公司已经发展出了十几个工作室,每个工作室的创作方向是略有不同的。一般来说,一个工作室有一个专业的主编,搭配三到五名编辑小伙伴或者项目统筹小伙伴。整个工作室会负责从项目最开始的策划文稿创作、插画配置、录音演播、后期制作,然后项目上线,包括后期的用户互动、产品迭代等方面全方位工作。而品控会机制的设立就是对应这个工作室模式产生的,并组织了一个品控品质把控委员会。对每一个工作室的工作,公司有严格的考核标准。

“如果说在内容的品质和持续输出的能力上达不到标准,工作室会被降级,可能会被拆解开。有的工作室非常厉害,会裂变。”邹烨说,公司正是通过这样的内容创作方法和工作模式去打造自己的虚拟IP。“非常火爆的虚拟IP,我们会围绕它去做一系列周边,让这个IP产生的价值最大化,这就是我们目前比较核心的一个工作方法和运营模式。”

内容载体越来越丰富

“小孩来了”听书客户端是北京师范大学音像电子出版社以“分享故事,快乐成长”为理念策划研发的一款APP。“小孩来了”听书客户端集教育性与趣味性为一体,为用户提供外国童话故事、中国传统文化故事、儿歌童谣、奇趣历险故事等,具有搜索、分享、录音等功能。

新媒体时代下,儿童有声读物的发展日新月异,其产品形态、传播方式以及消费方式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赵晓媛说,北师大音像社有声读物发展至今已经有20多年了,载体形式从以磁带、光盘、U盘为主到今天的APP。在赵晓媛印象里,有声读物的表现形式也从当时对小朋友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广播剧、儿歌、童谣等,变得更加丰富多彩。现在制作上,不但有配合的音乐、音效等,还有更加具有表现力的对白。“比如说舞台剧的形式,内容就相对比较活泼。”赵晓媛说,面对新技术的挑战,社里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